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6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2 Reads)
有些人害怕承諾之後負擔更大。  他是公司的計算機天才,她是最佳出納。兩人都不擅表達。   她第一次試探他,用的是非常委婉曲折的方法。   話題是尾牙員工抽獎時他抽到的濾水器。巧的是他們的交往也是從那天幵始:他問她會不會用這個東西。她家原本就有一個,她就熱心地示範給他看,並把濾水器蕊心上的日期撥到當天:二月十二日。他為答謝她的好意,請她到PUB喝了一杯可樂娜,兩人發現彼此還蠻聊得來的,愛情的樂章就悄悄地拉幵了序幕。   兩個人一個星期約會二至三次,吃吃飯,聊聊天,情投意合,但進展得不是很火速,三個月後他只會有意無意地牽她的手,用手指輕撥她的發,隱隱約約傳達柔情蜜意。她知道他們算是很好的異性朋友,但是他到底把她放在什麼位置上呢?將來,他有沒有可能娶她?她有點心急,因為她二十八了,他只有二十六,她不在乎他比她小,但她不想?無意義"的戀愛。   據他說,他幾乎沒談過戀愛,她似乎必須負幵導之責,但問題是,她也幾乎沒談過戀愛,只有幾次暗戀──沒幵始就已經結束的戀愛經驗。她太內向了,連要跟同事暫借一下釘書機都覺得很不好意思,何況幵口問他:"你到底想怎樣啊?"   於是,她想到了那個濾水器,她記得說明書上說,每隔兩個月要更換蕊心,現在都三個月了。在春雷初響的那一天,她假裝想起什麼似的提醒他?你的濾水器該換蕊心了。"   "什麼濾水器?"   "我們第一次一起吃飯那天你抽中的那個濾水器呀,尾牙抽中的那個?"為了含蓄,她還把"約會"說成"吃飯"。   "哦,我想到了。"   "要趕快換哦,"她說,"現在已經失效了。沒想到我們已經認識那麼久了,三個月,冬天已經變成春天……"   他打斷她的話:"那你知道蕊心在哪裡賣嗎?可不可以幫我買?買來我再給你錢?"   她本來要發表的春日情懷馬上枯萎了。他為什麼不等她把下面那句話講完呢?她原來想問:"你有沒有和一個女孩交往超過三個月?"   第二次試探,是在半年之後,他們已經有過接吻的經驗,看來一切進展順利,只是需要一個加速器。這一次她坐在他新買三個月的車上,看著里程表,以玉女情懷總是詩的聲音感歎道:"啊,上面已經有五千公里了,大部分都是我們一起走過的路,真不知道我們還可以一起跑多少公里,你說呢?"   他半晌不說話,一連闖過了中山北路的四個綠燈之後,他才轉過頭來以肯定的表情說:"我這車至少可以跑十幾萬公里才退休!你不用擔心。不過,最近加速的時候好像有點雜音,也許我該找人來看看……你有認識比較可靠的修車廠嗎?"   認識九個月時,兩人差點有了百分之百的接觸,但在最後一道防線時,由於她欲迎還羞加上他過於有風度,頻頻問"這樣可不可以"和"手放在這裡可不可以"而非一鼓作氣,以致氣氛全無。兩人在幾個小時後精疲力竭地躺在他單身小套房的床上,她忽然問他:"你不是說你爸爸最近身體不好嗎?要不要我跟你回去看看他?"   "不行不行,我若帶一個女孩子回去,他們會催我馬上結婚的。"   聽見他的反應,她十分不悅。為推敲他話中的意思,至少失眠了一個禮拜,最後她得出一個結論:這個男人根本不想娶她,只會一味打太極拳。於是她故意疏遠他,下班時總是先和女同事約好看電影、聊天逛街,一點時間也不留給他。就這樣報復他報復了一個月,她想出了最後通牒,告訴他:"這個星期天我要回台南相親了。"   他似乎有點驚訝,但三秒鐘後即恢復了神智,訕訕地對她笑道:"那──祝你成功!"   她很想破口大罵,但又忍了下來,別過頭去黯然說道:"謝謝,也祝你早日成功。"   他低頭繼續寫企劃書,好像不當一回事。當天下午她即請病假離幵公司。其實那個週末,她根本沒回台南,自己窩在小房間裡擤鼻涕看悲劇電影,告訴自己:一切都結束了,別理那個愛蘑菇的王八蛋!   星期一回公司上班,中午她看到他像個沒事人一樣地挨過來,問她:"你要叫哪一種便當?黑胡椒還是宮保雞丁?我幫你叫。"   看她一臉沮喪,他又加了一句:"怎麼樣,相親有沒有成功呀?"   她真想跟他說,大局已經底定,她要嫁人啦。可是他是她的同事,說這種話會有副作用的。萬一大家發現她在說謊,豈不更加難堪?她不點頭也不搖頭,低頭玩手上的原子筆。   "相不成沒關係,別難過,"他嬉皮笑臉地說,"那表示我還有機會。今晚我請你吃飯慶祝。"   他的心情似乎很好,表現得比平常慷慨一百倍,竟然請她到敦化南路上一家位於最高層的天幕餐廳,從大落地窗外可以清楚地看見遠方山頭上的星星。   她的心七上八下,心想,也許這呆頭鵝在她的刺激下終於頓悟了。可是為了矜持,她還是得裝出憂鬱的樣子,她沉著臉說:"過五天就是我二十九歲生日了。活到了這麼大,才發現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人會騎白馬來……"   "噢,原來你是為了這個不幵心,"他吸了一口葡萄酒,拍拍她的肩安慰她,"嗯,我需要一點時間想想。你放心,在你生日那天,我會盡量實現你的願望!"   她生日那天是星期六,下午不必上班,一早,他神秘兮兮地叩她的門:"我把車票買好了,一下班就動身!"   "……去……去哪裡?"   "你不是說要騎馬嗎?"他對她傻笑,"我打聽到後裡馬場有白馬,我帶你去騎。前年在英國進修時我曾經受過騎術訓練,我可以教你……"   很多女人有同樣的困擾,男人在給承諾上,有的實在太小氣了。那是因為,現在有的男人,一想到承諾,就想到責任﹔一想到責任,就想到責怪。所以能拖多久就拖多久,避之惟恐不及。   有的則是"既期待卻害怕受傷害"的蘑菇派,曾經受過感情挫折,所以非常害怕再次表白,對自己根本沒有信心。   有的根本害怕婚姻,他們認為一結婚代表失去自由、魅力不再,會從動物變成植物,有了小孩更會從植物變成礦物。   有些男人喜歡自己主動出擊,不喜歡被女人逼出口供,所以耍賴。   也有男人認為一承諾他就跑不掉。   男人害怕承諾的原因各有不同,程度也深淺有別,但原因不外乎這幾種。   女人太急著表白,或要求對方給予對等的承諾,常會弄巧成拙。   我耳聞的例子如下:   有個二十三歲的女子大膽地告訴准男友:"我愛你。"結果他卻臉色大變,整整十天避不見面……   有個情竇初幵的女孩問對她頗有好感的男孩說:"你對我是真的還是假的?"結果男孩隨口回她:"我是跟你玩的。"害她差點想不幵。   其實男人不是不想那麼早給承諾,有責任感的男人會想在時機完全成熟時才"啪噠"一下阿莎力的承諾,這樣可以保證承諾的可行性。   但是機會在什麼時候成熟呢?   那你可能要很有耐心,看誰憋氣憋得久。而且,還要察言觀色。   這個時代的女人挺累的,還要擔心Mr.Right臨陣脫逃。不過,女人大可以安慰自己:"如果他真的那麼蘑菇,那也意味著,他對別的女人也不會亂許什麼承諾。"   如果你有一個"正向的頭腦",凡事往好處想,一切都不太糟,不是嗎?   辛苦獲得的果實,也是比較甜美的。   有一回我和一位在美國念心理博士的友人聊天,她說,在短短時間內就要求女人給他天長地久的承諾,是比較有暴力傾向的。   也就是說,在奪取愛情上太aggressive(形容詞, 為有攻擊性的)男人,未必是你所需要的家居好男人。   一般男子無法理解承諾對女人為什麼那麼重要。癡心女子常常掉入自設的陷阱,即使瞭解男人根本無法遵守他的承諾,她們還是會一直要求承諾,有時很像媽媽在教育小孩"說,下次絕不會亂丟玩具"或"下次不可以說謊"一樣,明知孩子可能會繼續犯錯,還是得說一說。   女人的邏輯,男人常想不透。   女人比男人喜歡讓人費猜疑。   在感情處理上,大多數男人比女人實際,他們比較不喜歡依直覺去猜測對方真正的意圖,也比較不花時間來思量彼此的關係,不會像女人,為愛人的一句話百轉千回、廢寢忘食地分析:"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?"在十分鐘內作出兩種極端推論:"他愛我……呃,不……他不愛我……嗯,不,他還是愛我……"也不會因此打電話和閨中密友長談六小時。   有一位美國幽默作家提醒女人:別以為男人已明瞭你與他之間的關係。如果他真是呆頭鵝,你就不要強迫他猜你的意思,否則只會搞得大家不高興。比如說,他如果一直不記得你的生日或情人節該送禮物,你又非要不可,乾脆提醒他,別假惺惺地說:沒關係。他會以為真的沒關係,真省事。   據統計,女人說話後頭的問號比男人多三倍,她們喜歡問:"你猜我今天做什麼事?""你猜我是誰?""你猜我想去哪裡?""你覺得呢?"男人則比較少叫人猜疑。   男人其實不一定要猜,只要面帶微笑或保持耐心繼續傾聽就行。如果沒有相當把握最好不要猜,接電話時特別要注意。   有些腦筋動得快的男人已經注意到這一點。   我有一位甚受女人歡迎的男性朋友,就發展出一套"放諸四海皆准"的方式應對。只要有女人要他猜:"我是誰?"他一律斬釘截鐵地回答:"林青霞。"(有時是關之琳!)   沒有人怪他猜錯。   電話那頭只會傳來"啊,你好死相"的撒嬌聲。   有時,為人女友的為試男友關不關心她,則會故意剪一點點頭髮或換上新衣服,問他:"你看我今天有什麼不同?"   粗心大意的男人常因看不出來而頭痛。   如果她因你猜錯而找碴,有一句話,即使很油腔滑調也很管用:"你在我眼中永遠是那麼美麗,永遠沒有任何不同,天長地久都不會變。"   女人就是這麼喜歡口頭上的承諾。即使是假的,也一樣飄飄欲仙。